中國企業聯合會
中國商業協會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藝術資本報道 >> 正文

那些被藝術家玩壞的文學創作

企業報道  2020-02-27 16:27:12 閱讀:1239


  環球網

  2月15日,日本浮世繪太田紀念美術館有一場美人畫展,是日本bijin-ga(美人畫)流派主要大師鏑木清方和鰭崎英朋的作品展,這些作品均為兩位畫家為雜志和小說劇本創作的插圖,但無一例外均為美人圖像。

  1901年,鏑木清方創建了烏合會,這是一個致力于恢復和推廣美女圖像類型的藝術團體,同時,鏑木清方還是一名隨筆作家。因為從小就出生在一個富裕和有文化的家庭,他的父親是東京日日新聞報的創始人和主席,也是一部流行小說的作家,受家庭影響,鏑木清方十七歲開始就在其父的“大和新聞”畫插畫,并逐漸陶冶成專業插畫家。

  又因為有著深厚的文學素養,所以他的美人畫充滿文學的情調與意味,只是無論雜志、小說、劇本內容如何,其創作的書籍扉頁上的圖畫,都是類似的美人圖像,并未對細節內容作出描繪。

  世界名著《悲慘世界》中,雨果描繪的珂賽特給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,書中,珂賽特的母親將她寄養在德納第夫婦的旅店,但這對夫婦行徑卑劣,對待珂賽特態度惡劣,動輒打罵羞辱。

  “珂賽特,當她到這一家的時候,是那樣美麗,那樣紅潤,現在是又黃又瘦。她的舉動,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那樣縮手縮腳。……冬天,看見這個還不到六歲的可憐的孩子衣衫襤褸,在寒氣中戰栗,天還沒亮,便拿著一把大掃帚,用她的小紅手緊緊握著它打掃街道,一滴淚珠掛在她那雙大眼睛的邊上,好不叫人痛心。”

  根據這段描述,法國插畫家埃米勒·安東尼·巴亞德創作了一幅插畫,描繪了珂賽特楚楚可憐的形象,畫中,珂賽特衣衫襤褸,在瑟瑟風中拿著和她身體極不相稱的大掃把,而珂賽特那雙恐懼的大眼睛將她悲慘的身世刻畫得入木三分。巴亞德幾乎將雨果的文字進行了圖像還原。

  后來,這一形象被用于法國2011年“法國文學傳奇人物:珂賽特”10歐元銀幣的正面,以此紀念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女童形象。

 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,其代表作《豐乳肥臀》中關于女人和乳房的描繪飽受爭議,例如:

  不管是哪里來的女人,“雪公子”都應該一視同仁。我立即把雙手插到面前的雪盆里,讓圣潔的雪洗去我手上的污穢。然后我把手舉起來,往前伸去,按照規矩,那些祈求來年生子的女人,那些祈求奶水旺盛、乳房健康的女人應該撩起衣襟,用她們的乳房來迎合“雪公子”的雙手。果然,兩團溫暖的、柔軟的肉,觸在了我冰涼的手里。我感到一陣眩暈,幸福的暖流通過我的雙手,迅速傳遍我全身。我聽到面前的女人發出無法遏止的喘息聲。那兩只乳房像熱鴿子在我手里稍做停留便飛走了。

  2003年,中國動漫界的頂級藝術家,奧運會吉祥物“福娃”、“福牛”總設計師吳冠英,為莫言代表作《豐乳肥臀》繪制全書插圖,并獲得如潮好評。這一幅描繪了一位婦女接受雪公子祝福的場景,吳冠英略去色情意味,將婦女刻畫得宛如希臘女神般圣潔,謳歌了生命的高貴偉大,主旨與莫言書中想要表達的情感如出一轍。

  在希律王前舞蹈的莎樂美 Salome Dancing before Herod,居斯塔夫·莫羅

  當然,藝術家與作者的合作結果并不都是雙方滿意的,例如《莎樂美》的作者王爾德與比亞茲萊的合作,最終使兩人成為熟悉的陌生人,老死不相往來。

  1893年,英國作家、詩人王爾德的獨幕劇《莎樂美》甫一出版,他就贈送了一本自己的簽名版給比亞茲萊,書的扉頁上寫道:“九三年三月,贈奧勃里,你是除了我以外,唯一能夠明白七面紗之舞是什么,并且能看見那無形之舞的藝術家。奧斯卡。”

  事實的確如此,作為王爾德的粉絲,比亞茲萊看完《莎樂美》后,深有共鳴,飽含激情地為《莎樂美》創作了9幅插畫,其中一幅還是同人。

  這些插畫中,傳播最廣的是比亞茲萊描述劇中高潮的作品《約翰,我吻了你,吻了你的嘴唇!》。

  在希律王的宴會上,莎樂美跳了七層紗舞。舞罷,希律王大悅,并賞賜莎樂美。

  莎樂美〔下跪〕︰我希望現在能給我一個銀制的盤子,里頭裝著……

  ……

  莎樂美〔站起〕︰約翰的頭。

  希律王是不愿意殺約翰的,于是接下來他說了一堆他可以給的東西,金銀珠寶、半壁江山,可謂無數人間至寶,然而莎樂美不為所動,自始至終只有一句話,Give me the head of Iokanaan!給我約翰的頭!

  在眾目睽睽之下夸下海口發下誓言的希律王沒有辦法,讓人殺了約翰,約翰的頭被裝入一個銀色的盤子,呈了上來。

  隨后,驚人的一幕出現了。莎樂美捧著約翰的頭,說了一番動人的愛情宣言:

  “啊!你總算要承受我吻你的嘴了,約翰。好!我現在要吻你。

  她親吻了約翰的頭顱。

  啊!我吻了你的嘴,約翰,我終于吻了你的嘴。你唇上的味道相當苦。難道是血的滋味嗎?……或許那是愛情的滋味……他們說愛情的滋味相當苦……但那又怎樣?那又怎么?我終于吻了你的嘴,約翰。

  在比亞茲萊筆下,一位女子渾身黑色裝束,捧著一顆頭顱,正旁若無人的喃喃自語。盤子中,男子頭頸流出的血,潺潺流淌,在終端開出了一朵妖異的花,就像使人毀滅的絕望的愛。

  但是,王爾德卻很不滿意比亞茲萊的插圖,認為插圖的風格與自己的劇作毫無關系。王爾德公開表示不認同比亞茲萊所畫的《莎樂美》,他認為比亞茲萊的畫風過于偏向日式審美,但《莎樂美》是拜占庭風格的。比亞茲萊則認為插畫是一門獨立藝術,不是文字的單純再現。

  此外,比亞茲萊將插圖中的人物,畫得頗像王爾德的顏面,也令王爾德大為不快。之所以這樣創作,是因為比亞茲萊理解同性戀王爾德的愛而不得,明明是對真愛的追求,卻因為是同性而被當時認為是罪惡;正如莎樂美親吻約翰的頭顱,在她眼里是愛,在其他人眼中卻是瘋魔、邪惡一樣。

  比亞茲萊、王爾德圖文OOC后,雙方漸行漸遠。

  雖然《莎樂美》的插圖并沒有得到作者的認同,但這些作品刊載后,比亞茲萊一躍成名,并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。

  《莎樂美》的成功,讓上世紀20年代的中國出現“比亞茲萊熱”。田漢、郁達夫、魯迅、葉靈鳳、徐志摩、邵洵美等作家都欣賞比亞茲萊,而魯迅更是他的頭號粉絲。

  他也用黑白版畫的形式為自己的作品《朝花夕拾》創作插畫,例如他對“死有分,活無常”的描繪,就像他的文字:

  他所戴的紙糊的高帽子,本來是掛在臺角上的,這時預先拿進去了;一種特別樂器,也準備使勁地吹。……在許多人期待著惡人的沒落的凝望中,他出來了,服飾比畫上還簡單,不拿鐵索,也不帶算盤,就是雪白的一條莽漢,粉面朱唇,眉黑如漆,蹙著,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哭。但他一出臺就須打一百零八個嚏,同時也放一百零八個屁,這才自述他的履歷。

  中國現代漫畫和連環畫的先驅者孫之儁對老舍先生筆下的“祥子”情有獨鐘,一生三次為《駱駝祥子》繪畫,是最早以繪畫的形式推介祥子的畫家。

  老舍描寫祥子拉車:“腿長步大,腰里非常的穩,跑起來沒有多少響聲,步步都有些伸縮,車把不動使座兒覺得安全”“他的力氣似乎能達到車的各部分”。這幅畫面完全體現了對祥子的拉車描寫。

  而最為精彩的當屬祥子為了生存,為兩塊錢冒險出城的作品,老舍筆下,(祥子)拉到了西直門,城洞里幾乎沒有什么行人。祥子的心涼了一些。光頭也看出不妙,可是還笑著說:“招呼吧,伙計!是福不是禍,今兒個就是今兒個啦!”祥子知道事情要壞,可是在街面上混了這幾年了,不能說了不算,不能耍老娘們脾氣!出了西直門,真是連一輛車也沒遇上;祥子低下頭去,不敢再看馬路的左右。他的心好像直頂他的肋條。到了高亮橋,他向四圍打了一眼,并沒有一個兵,他又放了點心。兩塊錢到底是兩塊錢,他盤算著,沒點膽子哪能找到這么俏的事。

  祥子身體健壯,新買的車也锃锃發亮,只是他心神不定,四下張望。孫之儁抓住了祥子出西直門的瞬間,不僅細致描繪了西直門的風光,對祥子的緊張神態更是把握精到。


更多專題
西北油田密織“三張網”,扎實打好勘探...

西北油田塔里木盆地中21井區三維地震勘探資料采集項目位于新疆沙雅縣,工區以沙漠地貌為主,百里之內,胡楊都見不到一棵。

扎根千里煤海 奉獻無悔青春

2007年,他帶著青澀與稚嫩走出了礦大的校園,帶著理想與抱負投身祖國煤炭事業建設,光陰荏苒,一轉眼13年過去了,那個書生意氣的少年已在煤海中磨礪成鐵骨錚錚的“...

相關機構:
相關媒體:
? 赚钱棋牌娱乐游戏官网 澳门皇家游戏下载 鑫福网 22选5福建今日开奖 容易赚钱的网络游戏 广西快3彩票控 今晚新疆35选7的开奖号码 如何买卖白银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能快速赚钱的网游 天津麻将机专卖 麻将规则 辽宁快乐12走势图手机版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 N配资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官网 天天捕鱼最新版